析巴豆討論區

戰棋研究社討論專區
 
首頁首頁  日曆日曆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分享 | 
 

 史塔斯的鬼牌~營火日誌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ice
菁英部隊
菁英部隊
avatar

文章數 : 1364
注冊日期 : 2010-06-04
年齡 : 38
來自 : 加爾閃金宵小公會

發表主題: 史塔斯的鬼牌~營火日誌   周四 4月 19, 2012 3:18 am

離開巨羚國也已經七天了, 搭著商隊的便車一路上平安無事的來到了鐵箭城, 這是一座以矮人為主幹的貿易商城, 城中工礦業發達, 人口也不少據說也有個三萬多人, 附近也有不少獨立的小村莊生活機能上相當不錯, 且來往人種眾多龍蛇雜處, 難怪 佛列克 會跑到這附近避鋒頭。

雖然在巨羚國服役了百年但是低下階層的士兵薪水根本不可能有積蓄, 不過也罷了不用再看那些高官的嘴臉也算是種福氣, 隨行的商隊跟我說照我的能力想討口飯吃可以去冒險者公會問問, 那裡仲介不少冒險者可以執行的工作。

嘖!冒險者~不就是還未落魄到成為盜匪的傢伙嗎?雖然這些浪人中有不少有能力的人, 之前服役時也遇過不少, 總述說著自己為了某些原因而漂泊或是為了邁向遠大的目標而旅行, 但是客死異鄉或橫死沙場數不勝數, 想不到今日我也成了別人眼中的冒險者呵呵~呵!目前身無長物又無幾枚銅幣的尷尬處境不去趟冒險者公會還真是不行……

冒險者公會位於中央市集附近算是相當好找, 一入大廳就看到不少環狀沙發桌椅, 群聚著奇奇怪怪的冒險者, 櫃檯則坐著一個忙碌的矮人弟兄, 我一靠近他便停下手邊的工作。



櫃檯矮人:『怎了這位暗夜精靈弟兄, 有何指教嗎?還是想找份差事?』

史塔斯你是在開玩笑嗎?我這輩子第一次遇到這般客氣的矮人, 驚訝中我倒吸了一口氣退了一步!

櫃檯矮人:『生面孔, 沒什麼好奇怪的你只是難得遇到脾氣好的矮人, 還是需要我用標準的矮人語方式跟你打招呼』矮人對我的反應已經習以為常, 不感到意外, 反而我的態度變成一個笑話, 附近聽聞到的冒險者個個發出了看熱鬧的訕笑。

李:『真是抱歉!我是想找份差事』



櫃檯矮人:『喔!歡迎!不知道暗夜精靈你想要找哪方面的工作』



李:『採集事務我懂得不多, 追蹤野獸我也不在行, 法術造詣上我也一竅不通, 護衛任務嘛?暫時我也不想離城, 除了上述問題有沒有我可以進行的任務』說到這附近的笑聲更多了, 我面帶苦笑無奈的環視四周聳聳肩, 雖然很多人取笑著我, 但我也發現不少雙沉默卻銳利的雙眼。



櫃檯矮人:『城南幹道最近出現了批攔路的劫匪, 專門壓榨來貿易的弱小獵戶與農夫, 且躲藏功力很好, 治安隊一直抓不到他們, 且北面防禦沼澤的壓力讓他們無暇兼顧這些小事, 如果有興趣的話你可以去處理, 對了!我看你好像只有一個人可以的話多找幾個人一道去會比較安全, 我可不想幫忙收屍!』



李:『放心!真的有事我想杉娜女神的朋友會負責把我啃光的』我從腰帶上抽出了紙菸, 點起了煙放鬆了下『運氣好的話我會跟治安隊回報的, 感謝了!』就這樣我在環繞著訕笑聲中離開了冒險者公會。



在出城前我在市集旁的一顆樹下休息, 照慣例拿出我測試運氣的紙牌, 這副牌共有54張裡面有2張鬼牌及12張人物, 每次執行任務我總會抽出4張

牌, 出現人物牌代表著任務有一定的難度, 出現鬼牌就代表著任務又要倒楣了, 如果出現2~4張人物牌就表示我的隊友要倒楣了, 其實我心裡也知道這是機率

學不代表一切, 且也不是每次測試都準, 但出現3張人物跟1張鬼牌時, 也只有這種組合代表的事情是史塔斯的神諭, 也就是任務有難度, 和我一起出任務的夥

伴會出事, 而我會很倒楣但是一定會全身而退!!很開心的我抽出4張牌中出現了2張鬼牌卻沒有半個人物, 這也就代表著這次的對手要倒楣了, 不論抽牌結

果為何我都要執行任務因為史塔斯神諭說過;享樂是因為付出, 休息是為了邁進, 如果不邁進不付出抽牌的結果將沒有任何意義。




我在市集中打聽了些許情報, 在在都指向那批攔路匪是些專門欺負弱小的地痞, 於是我來到城南外的幹道, 在最近獵戶與農夫遇襲的路旁繞了繞, 地上發現了一些混亂的腳印卻也沒有其他更可疑的跡象, 草叢旁確實有些不該出現的小口徑彈殼, 不過也就如此了沒有其他更明顯的線索, 反正目前也查不出什麼所幸我就爬上路旁的一顆樹枝上打盹, 等有什麼商隊經過時再問問好了。

約莫30分鐘之後, 附近圍上了三個傢伙, 一個屁精、一個獸人、一個矮人真是奇怪的組合, 遠遠的我便發現了他們, 在靠近樹約20碼左右時……

李:『唷!朋友你們有三明治嗎?』

屁精相當沒好氣的說道:『三明治!?有夾鉛塊的三明治可以送你吃』說完一陣衝鋒槍子彈就往樹枝上掃來, 在他開槍的一瞬間我早已翻下樹枝。



李:『你們這是何苦呢?既然開火就別怪我了』我抽出了短闊劍甩下了盾牌往最近的矮人衝去『該認真了!!』

一貼近戰矮人顏面便吃了我體術施放出來的鬥氣衝擊留下鼻血, 一陣交鋒他雖處於劣勢卻不願敗退, 另一旁的獸人看似這小團體的老大手舉大劍砍

殺而來, 叫罵聲夾雜著嘶吼, 大劍揮舞切入與我交鋒, 我用盾牌架開其攻勢, 持劍猛砍劃破其胸甲再一腳將其踹飛, 獸人一退矮人便又接著撲上, 其手斧被我

用盾架開兩次, 第三次再次襲來已露出破綻, 我側身閃過持劍一斬, 矮人頸部鮮血泉湧倒臥地上。



一旁的獸人失去勇氣只顧著大聲叫罵屁經快點開槍, 槍彈再度襲向我, 慶幸屁經已失去準頭加上盾牌保護, 我幾乎毫髮無傷, 我舉劍刺向獸人老

大, 他用大劍把我短闊劍撥向左側, 我順勢高速往左迴旋360度, 刀刃劃過一圈橫切獸人咽喉, 立刻持盾將其撞開, 獸人已經無法再對我揮出任何一劍了, 見狀

的屁精歇斯底里發出狂吼, 一陣槍彈往我狂掃, 我左右步伐跳躍成不規則曲線快速貼近, 挨近至他面前時, 屁經已經雙腳發軟癱坐在地卻仍執拗的對我射擊,

幾發子彈打在我的盾上『事以至此你又何必呢!』握劍一橫, 我把劍側身平面往其腦袋狠狠敲去, 屁精一陣目眩昏倒在地。






不久後路上來了輛騾車, 駕車的是個木精靈農夫, 他聽了我的簡述很開心的讓我搭了便車, 更遞給我一顆蘋果以感謝我幫忙除掉了這些地痞, 我腳下的屁精只能惡狠狠的瞪視著我卻無法咒罵我什麼, 因為他嘴裡塞著另一顆農夫送給我的蘋果『好好珍惜吧!這是你下牢後很久都不能吃到的好東西呢!』



我把屁精交給治安官後收下了不算豐厚的報酬, 我也不打算跟他爭論什麼, 這些銅幣已經夠我活幾天了, 我在農夫介紹的便宜旅館住下, 夜裡就

跟這些庶民同樂順便打聽 佛列克 的下落, 幾日下來卻一無所獲, 旅館老闆建議我可以問問暗巷裡的傢伙, 不過我不認為這是個好主意, 畢竟 佛列克 目前是

遭到通緝且跟刺客盜賊打交道是個雙面刃風險太高了, 只有另尋他途。




為了避免坐吃山空, 我又往冒險者公會去了一趟, 櫃檯矮人很開心看到我一個人還活著和我寒喧了幾句, 我便達表了我的來意, 他這次介紹了個追拿通緝犯的工作給我, 並且建議我去問問被搶走馬匹的農夫與城東北小門的守衛。

很剛好的這位被搶的農夫與我下榻在同一間便宜旅館裡, 詢問了幾個人後我在酒吧的角落中找到他, 一個已經被嚇壞的木精靈口中一直嘟噥著『小佩希, 我親愛的小佩希』一個已經有點阿呆的木精靈看來是問不出什麼訊息的。



李:『如果我幫你把小佩希帶回來, 你願意付出合理的報酬嗎?』其實我根本不覺得這匹叫小佩希的馬能帶回來, 但是不給這個農夫一點希望是無

法得到半點資訊的, 這時農夫雖然面帶驚恐但是算是有點回神了, 說出些他所遭遇到的事情與通緝犯的特徵, 農夫主要的恐懼來自於近距離目擊衛兵整個頭

被扭斷而死的恐怖畫面, 看來這個叫做獨眼浩克的獸人是個力大無窮的惡徒。



不久後我又到了城東北邊的小門, 這個小門只有一個守衛, 平時也沒有什麼商隊會往來, 只有一些鐵箭城外附近的住民會通過, 我遞了根捲菸跟

守衛打起交道, 他告訴我那天死的守衛叫做老鄧是個快退伍的老兵, 就這樣一瞬間被扭斷脖子而死也太冤了, 原本上級是體恤給他個涼缺讓他等日子, 誰知

道會發生如此慘事, 對話的守衛指著長風林地的方向, 告訴我獨眼浩克應該是往東北方的森林深處逃去, 弄不好可能會逃進布滿危險的沼澤區, 所以才沒有

治安隊的人要去追他委託給冒險者公會辦理。




在與守衛道別後, 我隻身邁進森林沿著還能辨識的馬匹足跡展開搜索與追蹤, 當然深入黑水沼澤外圍森林並不是件好事, 兩天後我便遇上了大樹

精, 還好提早發現繞道而行, 四天後的夜晚我終於追上了這個叫做獨眼浩克的獸人, 他在一塊空地上紮營, 那匹稱為小佩希的母馬就綁在一旁的樹幹上, 這叫

做浩克的獸人確實相當強壯, 單純的蠻幹可能會吃虧, 我決定藏入草叢緩緩接近伺機尋找他的破綻或是等他入睡後再一舉擒獲他;就在此時他似乎發現了

聲響轉身往我所躲藏的草叢這望來, 我儘可能的屏息低伏, 但這獸人戒心極高反倒是起身走來。




這樣下去被發現只是早晚的事, 要想辦法創造機會才行, 我隨手撿起一個小石塊往他右手邊扔去, 記得情報中有提過他瞎的是左眼, 這樣做可以多製造些視線上的死角, 獸人順著新發出聲響的右側草叢望去, 這時他左眼的死角讓我有了衝鋒的機會。

我快速提劍向前, 但仍是被獸人搶前先一步發現, 他立刻挨近我的身子雙手一舉把我撞開, 讓我根本無法揮劍更一邊大喊道『你這個跟矮人串通

的走狗』被推開的我立刻重整姿勢面對這個蠻力驚人的獸人, 他則不斷的咒罵著相同的事情, 這時我也煩了回覆『只有活著的人才有資格罵人走狗』獸人

被激怒了, 一陣老拳迎面襲來, 雖有盾牌格擋但我仍被擊退了好幾步, 持盾的手都有些被震麻了, 雖是如此但這個獸人的拳法並無什麼太大變化, 幾次交手我

就抓到其習慣, 就在獸人再次使出左正拳時, 我用盾牌將其往上架開, 趁隙滑進其胸前, 劍刃劃過獸人左側腹, 順是繞到背後再補上一劍直斬, 獸人已是鮮血

直流, 可其鬥志不減, 回身一拳打中我左側手臂, 順勢再揮出一拳打中我右臉頰, 這拳實在夠力轟的我差點失去意識, 還好史塔斯沒有放棄我, 我並沒有昏過

去, 我立刻一個翻滾到了獸人右側再度揮出了一劍, 他的右腹部再次多了條血溝, 在他拳頭勾到我之前我已箭步跳離他的攻擊範圍, 再度揮劍橫砍, 獸人的胸

口又再冒出鮮血, 接著閃過他的左拳繞到背後往其左腿猛刺一劍, 他單腳詭地我說道『你確實殺了個守衛要你的命怨不得我』短闊劍便往其頸背砍去, 這時

他卻破口大罵『佛列克你這個掃把星』聽到這句話我硬是把原本往頸背的劍勢轉為直砍, 劍刃没入其左肩胛, 獸人接著便因為失血過多與疲勞慢慢失去意

識。




佛列克你真是害人不淺阿, 我在心中碎唸著, 這個獸人跟佛列克應該有不淺的交情, 看來要先把他救回來才行, 真是麻煩~~嘖!

我用身上的急救包與腎上腺素把這個獸人從鬼門關前拉了回來, 不過他仍沒有回復意識, 再待在如此靠近沼澤的地方也不是好主意,『小佩希!該妳幫個忙囉!』她很開心的在原地跺了跺腳呢!

小佩希就這樣駝著獸人與我往鐵箭城的方向走了三天, 我在離城一天的路程上找到了個隱蔽的小山洞, 這時獸人已經回復意識但仍相當虛弱無法說話, 不過我還是決定先問他一些事情。


李:『你認識佛列克, 不能開口就用輕點與搖頭表示就好』獸人輕輕點了頭

李:『那佛列克有跟你提起過【史塔斯的鬼牌】嗎?』獸人再次點點頭

李:『恩, 這樣你應該知道我是誰了吧?』獸人又點了點頭

李:『有什麼東西是你不離身且大家一看就知道是你的, 我好回報任務解除你的通緝』獸人很吃力的半舉起手指著自己的脖子, 我發現了一個木雕的拳頭項鍊, 是個海朗斯特的印記, 我便將其解了下來。

李:『從今天開始獨眼浩克已經死了, 接下來我要做的事情是為了讓你活下去, 不管你接不接受』我開始在營火上把刀口燒紅, 並取出急救包與另

一支腎上腺素注射劑, 以及我的魔法精力三明治, 在獸人意會到之前我便把一塊布塞在他的嘴裡, 舉起燒紅的短闊劍往他已經瞎了的左眼烙上燙疤, 獸人頭

冒冷汗僅存的右眼惡狠狠的望著我, 我立刻幫他打了腎上腺素並且用急救包幫他消毒與包紮左眼新的燙疤。



李:『把這精力乾糧吃掉我想半天後你應該就能動了, 這個洞穴應該可以保護你不受大型生物的侵擾, 我現在先回鐵箭城兩天後我會再來這找你, 順便問問你佛利克的事, 了解嗎?』獸人一臉杜爛瞥過臉去。

李:『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沒人能夠被打個半死後又被救活再被虐待一次能有好心情的』我只能無奈的聳聳肩, 不再理會獸人帶著小佩希往鐵箭城走去。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wretch.cc/blog/icedie
ice
菁英部隊
菁英部隊
avatar

文章數 : 1364
注冊日期 : 2010-06-04
年齡 : 38
來自 : 加爾閃金宵小公會

發表主題: 回復: 史塔斯的鬼牌~營火日誌   周二 五月 01, 2012 6:39 am

鐵拳.獵豹者 的隕落!



回報完任務後, 我立刻在最短的時間內出發趕回沼澤區前的森林, 尋找我留在山洞中的 獨眼浩克, 隔天一早我便在出發當日傍晚前便抵達了森林中的山洞。

遠遠的我就發現了山洞飄出的炊煙, 這個獸人看來已經可以行動了我如此的推論著, 數分鐘後山洞已經印入我的眼前, 我看到了浩克似乎正升火烤著某種生物的肉塊。

李:『嘿~看來你已經能動了』在遠遠走到浩克能意識到我時, 我平緩語氣輕鬆說出這句話。

獸人:『剛好下午活動筋骨打了隻小貓當晚餐』綁著繃帶的獸人口氣中仍帶著怒氣。

李:『你還在生氣我能理解, 換作是我也不一定能忍受』我聳了聳肩無奈的搖搖頭。

『對了!獨眼浩克已經死了, 現在我該如何稱呼你呢?』我在營火旁坐了下來隨手從樹枝上刮下一塊肉, 一邊吃ㄧ邊問到。

獸人:『名字!?最麻煩的事, 父母給的還不能用, 呸!!』獸人往旁邊憤怒的吐了口口水。

李:『這是萬不得已, 總不能再叫你浩克, 如果哪天傳回鐵箭城可是會換成我被通緝』我繼續吃著烤肉。

獸人:『就用今天發生的事來取名好了, 我用拳頭打死了隻沼澤豹, 就叫我”鐵拳.獵豹者”吧!』

獸人雙拳互擊發出聲響, 像是一種宣示。

『佛列克~~直到今天所有發生的帳我都要算在你的頭上』獸人對天空發出了怒吼!

李:『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滿臉疑惑問著鐵拳。

鐵拳:『這要從幾週前說起, 有天 佛列克 來到我店裡, 說他在跑路, 想在我那投宿一天, 補給些物品好隔天進沼澤, 誰知道隔天他離開後來了批鐵箭城的治安隊, 二話不說就把我關了起來, 更把我的商店列為贓物全部沒收了, 在獄中更是對我百般虐待』獸人滿臉怒氣述說著, 我專注望著他淡淡的應和著。

李:『哪之後你怎麼逃出來的?』我問道。

鐵拳:『大牢裡有個衛兵傳了張紙條給我, 告訴我他知道我是被冤枉的, 且說我之前借宿的朋友會在沼澤的湖泊附近等我, 他製造了個小火災讓我趁機脫逃, 我逃出地牢後便一路殺到北方森林裡, 之後就是遇到你的倒楣事!』獸人的情緒這時才稍微平靜了下來。

李:『所以你知道 佛列克在哪囉?』

鐵拳:『不知道!他只說了在湖邊』獸人相當的落寞, 看來不像是說謊。

李:『………所以還是瞎忙…』我無奈的笑了笑, 真他媽的狗屁倒灶。

鐵拳:『沒關係, 我知道這附近有些獵戶, 到時候去打聽一下沼澤裡哪有湖泊應該不難』獸人相當的自滿, 且雙手更做出摩拳的姿勢。

『到時候我一定好好往他臉上”貓”上一頓拳頭』獸人臉上志得意滿的表情, 看起來還蠻有趣, 我笑了笑說道『不過我不認為就兩個人進沼澤是件明智的決定』。

鐵拳:『不過就幾隻小貓小動物, 這就讓你害怕了, 不管怎麼說我都要在 佛列克 臉上揍上幾拳』獸人相當的嘲諷的語氣對著我述說, 我不太在意的笑了笑說道『你好就好, 找到 佛列克 比較重要, 你要打他幾拳都隨你, 只要他還能活著都沒問題』。

隔天一早我們就離開洞穴往西邊的獵戶聚落走去, 一路上鐵拳不斷的跟我展示著他的臂膀與肌肉, 他也確實滿身怪力體格勇猛, 所以我想他是因為被我擊敗心有不甘吧!且此刻也不方便再開口向我挑戰, 只能這樣去爭取些微的面子;我並不介意他的炫耀, 滿足他的虛榮就能讓他幫我帶路找到佛列克 這樣的結果才是根本。

第二天的下午終於有了機會讓 鐵拳.獵豹者 去證明自己的能力, 我們在狹路上遭遇了三隻埋伏的沼澤虎, 鐵拳相當高興的喊道:『你們這些小貓出來找死, 剛好讓老子練拳頭』便怒吼的衝了上去, 連阻止他的機會都沒有。

一刻鐘後……鐵拳氣喘吁吁的坐在地上, 身上分不清是沼澤虎的血還是他自己的血, 眼前是隻跟他纏鬥了一陣子的猛獸, 頭骨碎裂躺在他面前, 我甩了甩短闊劍上的血漬收回劍鞘, 往他哪走去並且詢問道。

李:『鐵拳看來 海朗斯特沒有祝福你!沒有第一時間打爆沼澤虎的腦袋吃了不少虧, 還能走嗎?』我嚴肅而平靜的述說沒有參雜一絲取笑的味道, 並且伸出手打算拉他一把。

鐵拳望了望我身後, 接著雙目睜大的看著我, 我便說道:『我沒有你的怪力, 也沒有你的拳頭結實, 只是手上這把短劍還算好使, 多了點優勢沒比你強多少, 我想獵戶聚落應該快到了, 走吧!到了那裏你再好好休息』鐵拳點了點頭, 便被我撐了起來往獵戶的方向前進, 這一路上他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了。

旁晚我們來到了獵戶的聚落, 他們看到獸人滿身血嚇了一跳, 我立刻表滿來意安撫獵戶緊張的情緒, 並表達希望能借宿一晚讓夥伴好好休養, 獵戶們開出了一個簡單的條件, 就是希望有人可以跟他們膝下的四個孩子說一說冒險的故事, 只要讓孩子們開心其他的都好商量。

李:『這當然沒問題, 這個獸人叔叔剛剛可是空手打死一隻沼澤虎呢!我想光這個故事你們就很有興趣了』我輕鬆的低頭對著小孩子們說著, 一秒鐘後這些孩子便爆發出熱烈的情緒簇擁著獸人說故事呢!

鐵拳:『不會吧要我照顧一群小毛頭!!』

李:『是阿!就是這樣你說完故事再休息, 且我想你已經準備好故事了』說完我就聳了聳肩轉身溜到牆邊躺下休息了。

最後我們打聽到, 黑水河南方的沼澤中有三座湖, 分別是最西邊的許願湖, 位於中間一群野精靈所居住的聖所也有一個湖泊, 最東邊的則是一個被稱為深沼湖的湖泊。

夜裡我替我們這趟旅途抽了幾張牌, 獸人很訝異的看著我說:『你會占卜!?你是巫師嗎?』

李:『這只是我的習慣, 我也不是巫師, 占卜只是求個好運, 且也不一定準確當作參考參考』

四張牌顯出了我不喜歡的結果, 我的隊友會倒楣, 我便決定要鐵拳別衝動往怪物堆中間衝, 建議他我們還是先退出沼澤, 過陣子 佛列克 便會出來找我們, 鐵拳認為這是無稽之談, 他一定要在 佛列克 臉上打幾拳才甘願。

剛遭遇鐵拳時, 我沒有把他送上天, 這時也沒有理由真的放著他一人往沼澤深入, 我只好告訴自己一路上必須更小心才行, 隔日一早我們便告別了獵戶往離這不遠的許願湖前進, 不到一天的路程我們就穿越茂密的森林與沼地到達一個開闊的小平原, 這裡風景優美恬靜宜人, 實在很難讓人想像這是在充滿危險的沼澤之中, 湖面清澈平靜但卻深不見底, 湖雖不大但也還有約12公里見方的面積, 鐵拳決定要在這繞一圈, 看看 佛列克 有沒有留下線索。

傍晚, 我們就在許願湖邊紮了營, 鐵拳相當氣憤的說道:『那個該死的佛利克什麼訊息都沒留下, 找到它不揍他一頓難消我心頭之恨』

李:『鐵拳, 你對這座湖有什麼感覺?』我對獸人提出了心中的疑問。

鐵拳:『阿不就是個大水洼!』他一點也不在意的吃著肉乾。

李:『這靜的出奇, 也恬靜到充滿了虛假, 記得獵戶說的傳說嗎?』獸人點點頭。

李:『當你向湖面虔誠的許願, 一躍而下沒入水中, 願望就有機會實現』獸人這時開始哈哈大笑。

鐵拳:『哈哈~~呵呵!想也知道沒有那麼便宜的事, 下午繞了一圈你沒看到這湖邊附近放了好多雙鞋子, 有新的有舊, 我想那些鞋子的主人大概都被大魚吃掉了吧!沒一個浮上來的』看來這鐵拳雖然莽撞但還不至於無腦, 還是該再勸勸他別再深入沼澤區, 幾年之後風頭過了 佛列克 應該回自己來找我們才是。

李:『不論是沼地還是森林, 就連這座湖都充滿了危機, 我始終認為再往裡面找太過危險, 弄不好可能會賠上性命』我再次的勸誡鐵拳離開這個沼澤。

鐵拳:『不會的精靈, 不找到他教訓一頓我實在不甘心, 且一路上我們不都化險為夷, 且這兩天更是風平浪靜, 我想海朗斯特一定很眷顧我, 賜給我一路好運!』獸人滿臉笑容摩拳擦掌的作勢, 我也只能陪著笑臉, 但心中唸叨著, 看來 佛列克 沒有真的告訴你我其他的同袍是如何看待我這個封號, 這個晚上就這樣平靜的過了。

一早收拾完營地, 獸人就催促的往東邊趕路前往下一座湖泊, 一個當地原住民野精靈的居住地, 被稱為”妖精聖所”的湖泊, 我還是請他要更加小心旅途上的危險, 他很乾脆的說到自己一定會眼觀八方留意一切危險的。

就在這天下午, 我們在森林中發現了幾隻迅猛龍, 我建議鐵拳繞過這些生物, 避開不必要的戰鬥, 但是獸人覺得這樣太麻煩了要花掉更多的時間在森林中打轉, 且不過就是幾隻迅猛龍有什麼好怕的, 我見他獨眼中散發出怒氣, 海朗斯特的心智已經燃起, 說太多無意義了。

在他狂怒發出更多噪音前, 我決定先發動寧靜的突襲, 短闊劍從我腰後抽出, 這柄劍也用了數十年, 劍身補過不少崩口, 下次到城鎮該換把新的兵器了, 我如此想著同時低伏快步的衝向迅猛龍, 一劍掠過迅猛龍的身上便出現一到血痕, 發出尖嘯的哀號聲。

鐵拳更是發出咆嘯的怒吼, 衝向另一頭迅猛龍, 對那廝野獸落下拳雨, 但是一切都錯估戰況了, 樹林中更隱藏著另外四隻成年的迅猛龍, 這些野獸的利爪從我四方襲來, 雖有盾牌格擋我仍是被一步步逼退, 反擊的劍招都無法造成這些野獸的致命傷, 戰鬥的時間從數分鐘慢慢的延長到數十分鐘, 我身旁已經倒下了兩頭猛獸, 鐵拳則和其中一隻激戰中, 獸人身上的舊傷加上新傷, 原本深綠色的皮膚已經被血所染紅, 我實在無暇去幫助他。

突然間, 我聽到獸人一聲大喊:『小心!』一陣暈眩的感覺襲向我的腦袋, 我嘗試往襲擊我的方向看去, 並且努力想要驅散這暈眩的感覺, 但是雙腳卻無力支持, 大腿彎曲膝蓋着地, 劍與盾我也舉不起來了, 就這樣看著世界從樹林變成天空之後一片黑暗……

不知道過了多久, 我張開了雙眼望著一片昏暗的天色, 全身疼痛無力, 我用劍想撐住自己的重量站起, 鏘!我一個踉蹌跌倒全身又再次貼著地面, 手中的短闊劍斷了, 我再次用手撐著膝蓋勉強的站了起來, 身旁躺著三隻迅猛龍的屍體, 我望向最後看到鐵拳身影的位置。

我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向天長嘆:『願海朗斯特將你接至他的國度!』地上是鐵拳被噬咬過的屍體, 已然殘破不堪, 【史塔斯的鬼牌】不只會帶給敵人厄運, 也會帶給自己人厄運, 但代表鬼牌的我卻總是會狼狽的全身而退, 或許這也是史塔斯的另一種祝福吧!我看看身上的裝備, 連風箏盾都裂開, 全身負傷的我也無法再負荷太多的物品裝備, 便卸下了裂開的盾牌, 往一旁甩掉僅剩的劍柄, 小心翼翼的往鐵箭城的方向走去。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wretch.cc/blog/icedie
ice
菁英部隊
菁英部隊
avatar

文章數 : 1364
注冊日期 : 2010-06-04
年齡 : 38
來自 : 加爾閃金宵小公會

發表主題: 回復: 史塔斯的鬼牌~營火日誌   周六 五月 05, 2012 4:54 am

三章 離開家園

很幸運的我無事的回到了鐵箭城, 且身上的銅幣還夠我在下城區最低階的帳篷區休養幾天, 但剩下的銅幣已經無法再讓我購得較為優良的裝備, 一個戰士如果連一把武器都沒有實在是很可悲, 我只好把所剩不多的金錢拿來換取可以維生的工具, 之後便在市集中買了把看起來堪用的短劍與一個木製小圓盾, 雖然我對這些裝備很失望, 但我的荷包乾扁在市集中也買不起更好的東西也只能接受了……



已經不在軍旅的我, 開始思考一個人的我能做什麼, 面對一群盜匪, 對抗強大的異界生物, 還是處理一些野獸……唉!一個人搞這些事情只是找死, 我能做的大概只能在貴族手下當個守衛吧!真這樣做的話連薩雷斯的信徒都會恥笑我吧!或許我可以招募一些對生活現況不滿意的人一起組個傭兵團或是弄個合作組織之類的, 而這裡生活最困苦的地方, 我想就是我跟鐵拳出事的沼澤區附近的自由民跟庶民吧, 我決定再往那高風險的地區走一趟。



一早我就往北走前往鐵箭陣線, 一群矮人戰士戍守的地方, 是鐵箭城用來阻止北方沼澤區野獸或是怪物入侵的防衛線, 關口的矮人守衛建議我一個人進森林與沼澤區是相當不智的, 我道謝過矮人的提醒仍一人往森林走去。



在出了關口約半天的路途上, 我遭遇到一群飢餓野狗的襲擊, 真是史塔斯天殺的倒楣, 我這個老兵已經落魄到被野狗當做食物, 而遇到這群不長眼的野狗也就罷了, 就在我宰了幾條野狗後那把市集買的短劍就這樣應聲斷裂, 真是他媽的哇靠!最後我靠著拳頭跟小圓盾成功的驅離了這群野狗, 但是望向斷裂的劍身;我只能再次嘆息搖搖頭, 一把向後拋掉了斷劍往打聽到了獵戶聚落走去。



一天後, 我來到了森林中的獵戶聚落, 這裡只有三戶人家, 但不幸的我到達時只有一戶人家在, 另外兩戶都外出打獵當天大概不會回來, 這個住戶是個早已脫離族群數代的木精靈, 他看到我落魄的外觀實在無法相信我會是個老練的戰士, 且他覺得自己生活無慮不打算離開這裡另謀生活, 但他仍好意的收留我一晚, 夜裡我詢問他更往北走是否仍有其他獵戶, 他說他的兄弟住在更北方的沼澤區邊緣, 一夜長談他認同我真的是個倒楣的戰士, 給了我一個有趣的贊助選擇, 讓我在他老婆的菜刀與外面驅趕野獸的尖竹竿中選一個當作防禦的武器, 我無奈的笑了笑, 我很清楚對方是認真的提供幫助但是這裡真滴沒有多的物資可以讓我選擇, 且如果連個隨手武器都沒有再往北走更是危險, 我誠心的接受了獵戶的幫助拿了根竹竿當做防身兵器, 隔日一早道謝過獵戶我就提著尖竹竿往更北的森林前進。



又一天後, 我來到僅有一戶獵戶的居所, 這時已是下午四時左右, 茅屋中遠觀應是無人, 我也不便貿然的進入, 就在茅屋的籬笆外坐下休息, 竹竿也就插在隨手可取的一旁, 大約到了日落傍晚, 我聽到小路上傳來腳步聲沒多久就有兩個人影印入眼簾, 對方很狐疑的看著我, 為了避免誤會我立刻舉起雙手並說道:『迪斯先生, 我是聽你兄弟的意見才來到此地的』



這時這對夫婦才解除戒心示意請我入屋商談, 但是這對夫婦看我如此落魄絕得相當納悶, 我也只能無奈的述敘與朋友在沼澤區中遇害的事與前些日子的經過, 這對夫婦先生是木精靈, 妻子是個人類女性, 是異種族的聯姻, 且他的妻子並不是一般的人類, 看起來身形較為魁武似乎有野蠻人的血統, 這種組合世上算是較為異類我推論或許是因為如此才會在這麼嚴苛的環境下生存, 我跟木精靈表達來意後, 他們夫婦請我留宿過夜, 他們商量後明早會給我決定。



一早起來我便看到他們夫婦倆已經在收拾行囊, 決定離開此地另謀生活, 並更詳細的自我介紹, 迪斯.林歌一個木精靈是擅使弓箭的好手;瑪蕾達.火拳 腰間插著雙手斧的野蠻人後裔, 他們遞給我一把蠻好的短劍, 說道:『一個戰士總不能連一把襯手的武器都沒有』我從錢袋中掏出了相當於短劍市價的銅幣交給了迪斯, 告訴他『我雖然落魄但還有些微自尊, 只是有點倒楣罷了』迪斯對我笑了笑點頭認同, 並且告訴我往西走兩天還有三戶人家住那, 我們便決定再拜訪西邊的獵戶聚落。



我們三人順利的穿越了森林, 來到了迪斯所說的獵戶聚落, 這熟息的籬笆柵欄是兩週前我與鐵拳寄宿的獵戶聚落, 但是此時氣氛詭異, 迪斯夫婦也察覺到了彼此使了眼色警戒了起來, 三戶人家都沒有什麼動靜, 小孩子的聲音都沒有, 我跟迪斯夫婦表示幾週前我來過這, 有戶人家還蠻好客的, 我便往前敲了門。



李:『山姆先生!山姆先生!我是兩週前來投宿過的戰士阿, 你在家嗎?』碰碰碰!我算是用上了些力氣去敲打這木門。

這時門後傳來了雜物搬開的聲音, 似乎用了不少東西堵住, 數分鐘後便有了回應。



山姆:『是你阿, 快快進來』他示意要我們快點進入屋內。緊張的繼續說道:『這兩位是鐵箭城派來的嗎?』



李:『不是啊!你怎會有此一問?』我對此刻的氛圍感到不解詢問道。



山姆:『我以為你們是來救我們的』這時我望向躲在屋角的孩子與山姆的妻子, 一臉驚恐連孩子都噤聲都實在是太詭異了。



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山姆斷斷續續的道來。



原來幾天前, 他們隔壁的人家在夜裡受到了不知名的野獸襲擊, 遇害的叫聲淒厲, 山姆與另一戶獵戶漢克大伯持著武器趕了過去, 但是不過短短數十步的距離, 卻完全來不及拯救遇害的人家, 那戶人家的屍首也不翼而飛, 屋內一片狼藉血跡斑斑, 欄杆與門上散佈了一些相當大的爪痕, 且本應上鎖的門似乎是被外力所破壞, 且在他們檢視遇害人家的狀況時, 忽然遇襲手上的火把被怪力撞落, 山姆身上也受到了爪擊, 他與漢克胡亂開槍慶幸的嚇退了野獸, 但是這些野獸並沒有真滴退去, 只是躲回較遠的黑暗角落中, 數雙發紅的雙眼瞪視著他們, 山姆與漢克嚇壞了, 一邊開槍一邊奔回自己家中。



幾天來晚上有時都會聽到大型野獸在外的喘息聲, 會是忽然一個撞擊打在門上, 他們已經這樣驚恐的度過了幾個夜晚, 白天的時間他們也不敢離家太遠, 只是這樣下去他們只剩下幾天糧食, 到時候可能就撐不下去了。



在山姆說完後, 我表達了來意希望他能跟我一起來開這裡到其他地方去謀生活, 或許南方的血劍港是不錯的地方, 雖說數個月前那裡曾發生大事件, 不過也在執政官的努力下應該是獲得了改善, 且重建城市機能更是需要人手, 如果一起行動也好有個照應, 更何況鐵箭城根本不知道這裡的狀況更別說派士兵來這裡拯救幾個低下的自由民。



山姆看看自己的妻小, 再待在這實在太危險了, 便決定一起與我遷徙到南方去, 我想也該知會另一個獵戶, 趁著天色未暗我前往該戶人家商談, 卻碰了一鼻子灰, 這個漢克大伯已經是個年近六十的人類, 他不想離開他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家園, 此時天色漸暗, 我與大家商量後決定先固守一夜, 畢竟這些生物好像是夜行性, 且臨時行動沒有整備就帶著孩子上路也不好, 所以我便建議由我與迪斯夫婦輪流守夜, 讓山姆家人好好休息一晚, 隔日一早出發。



天一亮他們整理好行裝便在警戒下離開了家門, 這時山姆跑去漢克家想嘗試說服這個固執的大伯一起離開, 才剛敲門漢克便急忙的把一個女子推出來, 一陣拉扯, 我便前往關心, 從旁得知這個女子是漢克中年後好不容易生得的女兒, 且其母早死父女兩相依為命, 一陣哭啼聲中我實在受不了了。



李:『漢克先生, 你希望我們把妳女兒帶走, 而你自己要留守家園, 這不是不行, 可是你女兒如果半路中脫離隊伍趕回來找你, 那安危誰能保證, 而又如果你女兒趕回家中, 你已遭受野獸殘害, 傷心欲絕中你的女兒就不會步上你的後塵嗎? 就算他都沒有脫離隊伍, 路上我們真的遇上那不知名的怪物襲擊, 山姆有四個孩子與妻子要照顧, 我與迪林夫婦或許會幫上忙掩護他們這些孩子, 但是畢竟人手有限, 你的女兒較年長當然要想辦法保護自己, 而你有辦法保證你的女兒有能力保護自己嗎?且一但離開這裡我們要怎麼對待你的女兒, 我想你也無法知曉也無能為力吧!』山姆為我所說的話與冷嘲熱諷的語氣感到訝異, 而漢克更是為了我所說的話為之氣結!



李:『我說的是事實, 別浪費大家的時間要不要一起走隨便你, 至少目前我們還有四個人可以充當護衛, 算上你這個固執的老頭有五個, 路上應該可以排除掉很多危險』我冷靜而嚴肅語氣擊打著漢克的內心。



漢克:『別哭了!薇兒!快去幫我整理些輕便行囊』漢克雖然對我一臉不爽, 但已不再固執, 而他的女兒也破啼為笑, 迅速的進入家中幫漢克整理物品, 沒多久這個十多人的隊伍出發了, 我們戰戰兢兢的往南走了四天, 幸運的得到史塔斯的眷顧, 一路上抵達鐵箭陣線進入鐵箭城都沒有再遭遇到其他的危險。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wretch.cc/blog/icedie
Fox
特殊部隊
特殊部隊


文章數 : 447
注冊日期 : 2010-06-05
年齡 : 35
來自 : TWN

發表主題: 回復: 史塔斯的鬼牌~營火日誌   周六 五月 05, 2012 8:46 am

史塔斯的信徒通常都很倒楣XDDD


這是裏設定了嗎XDDD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tw.myblog.yahoo.com/jw!WMzlpL6UHw9jjHAdCSptciJl
pdex
非正規部隊
非正規部隊
avatar

文章數 : 598
注冊日期 : 2011-11-07

發表主題: 回復: 史塔斯的鬼牌~營火日誌   周六 五月 05, 2012 3:02 pm

Fox 寫到:
史塔斯的信徒通常都很倒楣XDDD


這是裏設定了嗎XDDD


愛拉諾都不回應禱告的

是跑去約會了嗎XD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史塔斯的鬼牌~營火日誌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析巴豆討論區 :: 遊戲討論區 :: 魔鑄世界~TRPG-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