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巴豆討論區

戰棋研究社討論專區
 
首頁首頁  日曆日曆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分享 | 
 

 TRPG 第三話 濃煙中的回憶 -3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Fox
特殊部隊
特殊部隊


文章數 : 447
注冊日期 : 2010-06-05
年齡 : 35
來自 : TWN

發表主題: TRPG 第三話 濃煙中的回憶 -3   周一 11月 14, 2011 11:43 am

隔天治安官身邊的衛士,踹醒還在宿醉的冒險者們,為他們帶來一筆生意。

一位有奇物蒐集癖的富商,願意付給每人一百銅幣旅費,尋找一只魔法奇物- 寒冰戒;
據信它目前的位置是在 塔拉克‧夏,矮人圓鍬一族首領的指頭上。

若是成功帶回這個戒指,富商願意用兩千銅幣將它買下。

以目前隊員的經濟狀況,他們毫不遲疑地接下了這個任務,三天後團隊成員離開了血劍港,出發前往距此地700公里的東方國度塔拉克。隊伍裡新添了兩名成員,人類槍手 J.S 以及 沉默寡言的龍人黑瑞西,他們都是稍後前來應徵同一個任務,由富商轉介給冒險者小隊,他們決定接受這兩名新成員,以彌補兩名離隊隊員的空缺。



塔拉克位於中央巨大火山下方,是個銜接東西方國度的國家。全境地形皆為丘陵地,地表貧瘠;並不適合栽種。在國度四方以及中心各有一個城鎮,依照方位東南西北依序為:春鎮、夏村、秋鎮、冬鎮以位於中心的中央城,

而位於國度南方的塔拉克夏村是個礦物貿易聯盟,夏村地底有大陸火山溶岩漿流過,礦產資源豐富,卻不利耕作。

村子西南方居住著矮人圓鍬氏一族,他們從地底挖掘出礦物,加工成金屬錠或工藝品,由於圓鍬氏名號有著相當的品質保證,有不少商隊從世界各地前來跟他們交易。然而最大宗且最熱絡的貿易,卻是矮人們無法加工的魔晶礦。

稀有的魔晶礦從中央火山,延伸至塔拉克夏丘陵深處,是目前所知,人力所及可供開採的少數礦脈之一。

魔晶礦是一種附魔材料,可以用來儲存或傳導魔力,然而缺法魔法知識的工匠,是無法輕易加工此素材 (失敗下場實在慘不忍睹超乎想像,在此便不贅述),實際上刃棘手中的哥魯嘎巨劍,其銘文的部分便有使用魔法素材,傳導著薩雷斯的神力,這也可以解釋為何它可以輕易地撕裂敵人的冑甲。

沉睡在地底的魔晶礦,有不少受到大地魔力的污染,只有對魔法抗性較強的矮人們有辦法把此一珍貴的素材從最深的地底開採出來,而只有專屬的魔法工匠,有辦法淬鍊此礦物,加工成珍貴的附魔材料。世界各地的商人湧進塔拉克夏,爭著和圓鍬氏貿易此一高級素材,而為保障貨品安全,亦有不少商隊聘僱私人軍隊和為他們的商品。塔拉克夏村,便是一個招待人類商隊,提供矮人貿易場所,自然形成的中繼站。雖然貧脊的土地產不出作物,沒有繁密的林地供給木材,亦無法眷養足以貿易的畜產,此一小村落憑藉著周旋在矮人與商隊之間生存。

約1500公里的旅程上冒險者們不斷趕路,沒有多作逗留。路上,牧師不斷抱怨,為何不租台交通工具,但最便宜的鋼鐵馱獸租金也要花上3000元,比任務報酬還高,因而眾人也只能一邊忍受牧師的碎碎念,一邊認分地用雙腳走至塔拉克夏村。如今旅途接近尾聲,輪到蜥蜴人聖武士為大家守夜。

蜥蜴人嘆了口氣,伸出牠細長的叉舌,舔了舔;望著火堆因而乾燥酸澀不已的眼膜。

牠擁著因襯手武器毀壞,不得不拿來應急的邪惡巨劍,一手捏著牠粉碎神明信物,向牠的神提起疑問。

「為何我們解決趕跑巨狼的豺狼人,治安官卻如此責備我們;而我們以正義之名對負傷豺狼人的所作所為,真的符合您認可的正義嗎?」聖武士深深的體認到自己的實習生身分,牠覺得整起事件鐵定做錯了甚麼,而那是一個成熟聖武士絕不可能犯的錯。

真正的聖武士,應清楚篤行其神明認可之道,不會像牠這樣徬徨迷網,無所適從。

「愚問,此等行徑,理應薩雷斯信徒之所為」一道出乎意料的粗曠男聲在刃棘腦中響起,

聖武士嚇得四處張望,想搞清楚到底是守夜疲勞帶來的幻覺,還是真的是戰爭之神入侵了腦袋。

「地侏麥酒的副作用,會詭異到十天後才發揮作用嗎?」刃棘找到另一種解釋。

「蜥蜴腦袋,你所握擁刻畫薩雷斯之名武器,等同掛在脖子之橡木子,皆屬於讚揚神之名祭物。乞求汝之神呼應,誠屬枉然。那女人之龜毛,自稱為中立自然之神,不應該介入現世。因而名下之聖武士得捏造規則,自以為遵守其正義,殊不知此女唯一應許就是啥都不幹,讓你的腦袋發霉」充斥刃棘腦袋的聲音,毫不掩飾祂對杉娜神的不屑。

「薩雷斯,管好你的信徒就好,去找遊俠,我會用我的方式找到答案」雖然對象是戰爭之神,但年輕聖武士仍勇於捍衛它主神的名譽。

「學著多尊敬神一點,由其是肯鑽進你那可憐小腦袋聊天的那一位」

這次,迴盪在刃棘腦內的,不單是戰爭之神的怒吼;還夾雜著一陣陣比宿醉猛烈上好幾倍的激痛,提醒聖武士拒絕和神溝通是非常不智的行為,尤其是會鑽進腦袋威脅要把它炸掉的那一位。

「我懇請你離開,自小就接受教導,可望成為恪守神諭的聖武士;你的信徒做法已背離我神所應許太多,如果你有事要囑託,請告訴我的夥伴遊俠庫力歐,我會盡全力幫助他」刃棘試著把之前的話委婉的再說一次。

「哼!口氣好一點了,但蜥蜴人小子,我要找的人就是你」
頑固的戰爭之神絲毫沒打算放過刃棘,挑明講有事找他,而非他所屬的冒險者團隊。

「為何是我? 我是杉娜的聖武士,引不起你任何興趣」年輕的蜥蜴人搞不懂,為何一個神會對另一個神的聖武士如此關心。

「那是其中理由之一,從那女人手中搶走聖武士的樂趣可不能輕易放過。」

「而且,對殺死吾之祭司,奪走祭器的人起了興趣」不同於杉娜,這位戰爭之神貌似享受著所謂的現世俗務。

「那你找錯人了,你的祭司是被你另一位使徒遊俠所帶的巨熊斬殺,我可沒那個能耐」蜥蜴人嘆了一口氣,雖然牠也參與圍剿哥魯嘎一事,但充其量只是負責絆住豺狼人首領,真正和這位兇猛敵手互搏並取其首級的,是夥伴巨熊米夏。

「然而吾等祭器如今在你手中,而非吾之信徒所持,藉由此物之力量,我感受到你所擁有的素質 -成為薩雷斯之使徒的關鍵」

「素質 ? 不分是非,殘忍殺害負傷的弱小無辜嗎 ? 如此說來,我的確沾染上戰爭使徒的邪惡習性」蜥蜴人想起之前負傷豺狼人的哀嚎,放棄了爭辯,開始自嘲了起來。

「搞清楚,吾之稱號為混沌戰爭之神,而非邪神薩雷斯,愚蠢的蜥蜴!!」
不知為何,刃棘自暴自棄的一番話,反而引起戰爭之神的怒火。

「仔細想想那女人不肯輕易跟你們說話是有道理的,吾之意以爾等之言敘述,總是有辦法被曲解以及引起誤會。也怪不得你們的女神只敢在你們行動時,分享她感情波動以表贊同或拒絕。」

「吾輩豈能以你們的準則輕分善惡,以介入世事的態度來分類我輩以是吾等容忍之極限。肯跟你們清楚對話豎立準則的,曰之守序;除非不得已,從不介入俗世者,曰之中立。而爾等冠以混沌神之名,除無法以汝之弱智理解其行事作風者,亦有如吾一般,包容森羅萬象之神」神音在可憐的蜥蜴人腦裡轟隆作響,震得刃棘腦袋發麻,不自覺地摀上耳膜(別忘了,蜥蜴人是沒有耳朵地)。

但此舉無疑是徒勞無功,薩雷斯是直接在腦裡和蜥蜴人對話,雖然聲音震得刃棘腦麻生疼,卻如同直接烙印在刃棘腦海裡般字字清晰。

「吾輩曰之正義者,只是為追求爾等利益之裝飾,在我輩眼中無異於掩耳盜鈴可笑之舉。二者奪利以生存,勝者曰之其為世道正義,將其行為正當化;未蒙其利為反抗既得利益者,必也將當權者打入惡流高舉正義之旗。爾等能苛責獅子以羚羊而食嗎? 而鬣犬聚眾,驅趕獅子奪其獵物呢?羚羊以捕食者為惡役,獅子視鬣犬們為鄙俗小人,然則萬物皆有其生存正義,因利益衝突而無法並存。」不知為何,刃棘開始覺得薩雷斯的一番話,如同其祭司哥魯嘎所言,找不到辯駁之處。

「爾曰豺狼人為惡流,殊不知眾人皆為血劍港利益爭奪,只因哥魯嘎戰敗,而淪為惡役。若十數年前勝者為哥魯嘎,說不定如今血劍港治安官就是豺狼人,而非爾等冒險者得奉旨討伐之不服走私販」刃棘不禁想像哥魯嘎手持巨劍,維護血劍港治安情景,發現竟無違和之感。

「所以,你支持豺狼人做亂,奪走血劍港政權?」刃棘開始搞不清,若戰爭之神在在哥魯嘎這邊,為何會想跑來納牠為聖武士。

「如同支持爾等夥伴,遊俠庫利歐討伐吾之祭司一般」然而戰爭之神的回答,反而更加深年輕蜥蜴人的疑惑。

「吾等之混沌,絕非毫無準則,不可預測。薩雷斯之道,支持使徒貫徹行使其自身正義;然誠如先前所言,正義其實由利益而生,萬般衝突,無法有一定論,爾等不能將自己之正義套用在豺狼人身上,是因彼此利益有衝突。因旗下使徒各有準則,無法一概而論,因而包容眾人之我輩,曰之混沌;因鼓勵信徒們貫徹其正義,必定衝突不斷,戰爭神之名由此而來。」

薩雷斯的解釋,開始讓蜥蜴人了解,其非邪神,而所謂混沌之名,乃因包容而來。

「 所以,你支持任何人做任何事囉 ? 」刃棘覺得,若是這樣,身為薩雷斯的聖武士,可說是自由自在,毫無難度可言,為何薩雷斯還須如此四處尋覓聖武士人選?

「錯錯錯,此言差之極」不知是否因刃極的態度轉變,這次戰爭之神反駁時,語氣中少了怒意,反而多了開導之意。

「無法貫徹己之正義,或違背自己原則之使徒,將見識到我輩之怒;他會寧願跳入中央火山,深受烈焰嚙噬,也不願面對吾之怒容」

「所以,哥魯嘎無法執行他的正義,而受到處罰囉?」刃棘覺得這次他搞清楚狀況了。

「成為我輩聖武士,第一件事,便是分辨無力可為和不願為之差異。哥魯嘎是貫徹己之道的英雄,若非如此,我不會接受他成為祭司,賜與祭器戰爭之神的祝福。吾等譴責之人,是背棄己道之人。所以,你有可能從杉娜跳槽到我這當聖武士,一但答應,便沒有任何機會從吾之陣營逃脫。」

「可是,若我答應成為你的聖武士,那不就成為背棄杉娜之道,你所譴責之人嗎?」年輕蜥蜴人覺得這件事有點矛盾,薩雷斯討厭無法堅守原則之人,卻在勸牠放棄自己的正義。

「你,自學的聖武士學徒,你真的搞得清楚杉娜之道嗎?」充滿嘲諷的語氣,再次激怒了聖武士學徒。

「那當然,雖無導師,但我在部落的巫醫和前輩遺留的經典下,可是已實習了一年有餘,啥是該做啥事不該做還搞得清楚」不服氣的年輕蜥蜴人開始反駁。內心裡,卻覺得此番話虛張聲勢居多。

「 喔 ? 那為何奉行自然之道的聖武士,會穿著鐵製鎧甲拿著鋼劍?」

「因 ... 因為我還是實習生啊,慈悲的杉娜神,容許位成熟的實習生,以人造物保護自己」聖武士實習生的這番話,與其說是在反駁薩雷斯,不如是在說服自己。

「那高階的杉娜聖武士如何?」意外地,戰爭之神沒有反駁,反而藉續追問。

「穿皮甲,拿木刀或木棒石斧」年輕蜥蜴人想起矗立在村中正中央的聖武士雕像。

「 剝製皮甲的針線刀具從何而來 ? 砍削木刀木棒的刀具,不是鐵製的嗎 ? 」

「不,雖然辛苦了點,縫製皮甲的針線是用骨針,而刀具則是用黑曜石製成的石刀」聖武士實習生開始對能確實回答戰爭之神的問題,感到身為杉娜神聖武士的驕傲。

「為何杉娜要你們用木刀石斧 ?」

「因為她討厭人工物」實習生大聲說出杉娜之道的核心。

「哦 ? 但如你先前所言,你們的武器鎧甲,仍需要加工,連加工用的刀具,也是加工得來 ? 」突然,話題轉到刃棘從未思考過的方向。

「杉 ... 杉娜神討厭鐵器,因為它非自然之物」年輕蜥蜴人突然覺得,「人工物」的定義有點怪怪的。

「鐵器亦產自群山之礦石,它又不自然到哪裡去了 ?」

「…………………」

「……那女人再不說點話,以後她的麾下,大概只會剩下裸體戰士和武僧吧。而她的信徒,只能光著屁股在森林間四竄,採野果子吃」戰爭之神嘆了口氣,雖然先前表達過他珊娜的不屑,但如今這番話卻透露著為她嘆息之感。

「…我以杉娜之神,聖武士實習生,刃棘‧叉舌之名。懇求偉大的渾沌戰爭之神,薩雷斯,開示為何吾之女神禁止我輩使用鐵器」為了解惑,蜥蜴人不惜向薩雷斯下跪懇求開示。

「你先前問我為何對你有興趣,能堅守己道,貫徹正義者,可擔任吾之戰爭祭司。」不知為何,薩雷斯扯起八竿子打不折的話題。

「而能正視己之無知,反省自身,不堅守誤謬之信仰者,才有資格成為我輩混沌之聖武士。相信我,這種人很難找」戰爭之神終於回答為何對刃棘感興趣。

「………」年輕的聖武士實習生開始考慮這番話的真實性,並思考在不知杉娜神之真意下,真的能繼續他的修行之道嗎?

「…成為我的聖武士,我就告訴你為何那女人禁止她的使徒使用鐵器」突然,神與凡人聖武士開起條件來了。

「所以,吾之女神真的厭惡鐵器?」

「對」

「不能之接告訴我理由嗎?」

「不行」

「這算是賄賂嗎」

「我喜歡將之稱為交換條件」

「包容萬象的偉大混沌之神,不能可憐可憐無知的凡人聖武士,展現一下慈悲嗎?」

「一碼歸一碼,快點,吾輩之名可非耐心之神」

「........」 個夜晚,刃棘取下了從不離身的橡樹子,杉娜之神少了一個信徒,而戰爭之神的聖武士,就此誕生。

而在黎明之際,刃棘開始覺得他們真得是為了件無聊事禁用鐵器,眾神不似先前所想的莊嚴肅穆,反而多了一番親切感。

紀錄:Fox
撰文:唐牛

提醒您:
跑團時間改定為, 每周一晚上 7 點半 - 9點半~10點~ 10點半

地點為台南市 WAR SHOP工作室 - 地點參照
每次團務約 8週, 酌收 300元場地維護費

若對本故事有興趣並想加入者, 請聯絡 0919788572 吳宗展

歡迎加入跑團行列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tw.myblog.yahoo.com/jw!WMzlpL6UHw9jjHAdCSptciJl
ice
菁英部隊
菁英部隊
avatar

文章數 : 1364
注冊日期 : 2010-06-04
年齡 : 38
來自 : 加爾閃金宵小公會

發表主題: 回復: TRPG 第三話 濃煙中的回憶 -3   周一 11月 14, 2011 6:28 pm

這是一段 薩米爾.烏加特 還是學徒時候與他老師的對話.


這時候的 薩米爾 剛開始接受聖武士 艾莉.游芳達 的指導沒多久.

有一天這個小學徒問起了一些事情.
薩:老師為什麼你可以使用一般杉娜信徒所不能使用的鐵器呢!?

艾:喔!不能使用鐵器?這是誰告訴你的呢?(艾莉相當打趣的反問了這個小學徒)

薩:這是我以前商隊的夥伴所告訴我的.他說杉娜的信徒是不使用鐵器的.
且我也觀察到很多自然女神的祭司也都不穿著或是使用鐵製品.

艾:你有發現我跟他們的不同嗎?

薩:老師你不只穿帶盔甲.使用盾牌.甚至還揮舞著長劍!!這是為什麼!?

艾:孩子其實並不是哪麼簡單的不同.因為我是聖武士.是女神在物質界所擁有的長劍.不是德魯伊.(薩米爾露出相當不解的表情)
杉娜女神是很少用語言與信徒溝通的神祇.我們只感受得到女神的情緒波動.或許這波動相當的些微.但是它確實存在.
所以沒有明確的文字可以闡述我們的道路.尤其是自然女神的聖武士之道.所以有很多學徒會在最後邁向其他神祇的聖武士之道.
因為杉娜從不影響你心中決定.

薩:可是這跟您與德魯伊祭司的道路有什麼差別呢?

艾:這些年我的理解.我把德魯伊之道稱為杉納的慈悲.
把聖武士之道稱為自然的法則.

薩:老師這樣我就更不明白了......

艾:一般人大多只能感受到杉娜的慈悲.因為它很直接很清楚.最基本且容易理解的就是.女神尊重所有生命體的生存權利與決定權.
所以德魯伊之道就是不因自己而搶取其他生命的存在.
而他們不使用鐵器只是因為這些器具很容易因為一時的不查或是疏忽而造成其他生命的損害.
德魯伊們為了確保其他生命的生存權.所以更鑽研於治療與照護的法術研習.
而我們的肉體也不像自然界的生物那樣強壯.所以德魯伊們為了自保.透過杉娜去認識自然界動植物的祖靈.
經過這些祖靈的認可與祝福.德魯伊們才能得到換化的能力.轉化自己的身體成為某種動物或是植物.而取得該物種的優勢.

薩:老師這我能理解.但是聖武士之道不也是如此嗎!?

艾:孩子.你認為猛虎獵殺羊群是為了什麼?

薩:當然是因為飢餓阿!!

艾:那當猛虎捕獵到了一頭羊後.牠會做什麼?

薩:嗯...應該會立刻吃了這頭羊.

艾:那當牠填飽肚子後.會再去殺戮剩下的羊群嗎?而這就是猛虎與座狼群不同的地方.

薩:嗯...可是.這都是一面倒的戰爭.猛虎跟座狼都有尖爪跟利齒.

艾:這就像是你的商隊之前遇到戈魯嘎的襲擊一樣.
你明明知道自己瘦弱面對豺狼人幾乎是死路一條.但你還是會嘗試去反抗.畢竟這是生死關頭.
被猛虎攻擊的羊就好比是那時候的商隊.而戈魯嘎取得壓制性的勝利後.
卻繼續殺戮無法反抗的商人.這時候戈魯嘎只能比喻成座狼.而不是一頭復仇的猛虎.

薩:老師這樣我還是不明白.

艾:猛虎面對羊.有可能因為失查或是失誤而狠狠的被羊踢上一腳.這件事你不也做過.
雖然那次襲擊你受了重傷.但也殺了一名劫掠商隊的豺狼人.且也很幸運的活了下來.
(薩米爾看著自己的老師點了點頭)
自然法則就是嚴苛的公正.每個生物都會利用自己的優勢去打擊他的敵人.
我們沒有獵鷹的速度.沒有猛虎的利爪.沒有熊的體魄.而我們所擁有的優勢就是知道如何製造有效的工具.
工具的原料取自大地.鍛造的能量來自自然界.這一點也不會與女神的道路背馳.
但是最難的在於如何公正的使用這些工具.這也就是為什麼女神的聖武士如此的稀少.
我們都是感情的生物.很容易因為某些事務在尋求道路上失去了公正的判斷.
很容易因為這樣背棄了自然法則.所以在成為女神的聖武士前.你更需要的是擁有公正的睿智與研判事務的智慧.

薩:我大概了解了老師!!

艾:記得女神從沒有阻止我們使用從自然界取得的任何工具.
接下來你該到藏書塔去讀書了.再教你使用任何武器之前.你還有很多書要讀.

薩:不會吧老師!!

艾:難道你認為你現在還未痊癒的身體.可以負荷的了練習.
走吧孩子!!我不是個商人.別跟我討價還價!!所以沒得商量.

薩:知道了......(薩米爾只能拖著無精打采的步伐一步步走向血劍港的藏書塔)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wretch.cc/blog/icedie
hansen
正規部隊
正規部隊
avatar

文章數 : 295
注冊日期 : 2010-06-08
來自 : K9星

發表主題: 回復: TRPG 第三話 濃煙中的回憶 -3   周三 11月 16, 2011 5:17 am

哥魯嘎巨劍 = 霜之哀傷

霜之哀傷拐了聖武士阿薩斯~~

哥魯嘎巨劍拐了聖武士刃棘~~

這年頭劍不能亂撿~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TRPG 第三話 濃煙中的回憶 -3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析巴豆討論區 :: 遊戲討論區 :: 魔鑄世界~TRPG-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