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巴豆討論區

戰棋研究社討論專區
 
首頁首頁  日曆日曆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分享 | 
 

 【週五團】人物背景-忍者久乃寺螢(歿)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廢鐵
正規部隊
正規部隊
avatar

文章數 : 733
注冊日期 : 2010-06-10

發表主題: 【週五團】人物背景-忍者久乃寺螢(歿)   周日 6月 22, 2014 11:48 pm

【基本資料】

姓名:久乃寺(くのいち)-螢(ほたる)
職業:忍者(遊蕩系)
種族:貓半妖(類人)
性別:女
年齡:23
特徵:139公分、41公斤、胸圍70A(32A)、黑色三七分短髮、小麥色皮膚、琥珀色瞳孔
強項:交涉、情報、變裝、誘敵、暗殺、脫逃

【人物背景故事】

二十年前,一對來自血劍港的貓半妖行商人夫妻與其它商隊的同行、護衛在黑爪城往角衝城的路途遭遇盜賊團的襲擊。短暫而激烈的血戰後,遭遇伏擊的商隊被盜賊團剿滅,商隊護衛與行商人僅有少數人狼狽的逃脫成功,多數人不是遭到盜賊殺害便是捕獲。

短暫而殘暴的衝突中一名女孩的父母在衝突中遭到盜賊殘忍殺害,此時她年僅三歲。年上、受傷的商隊成員被盜賊團就地殺害,年輕的男女與幼童被盜賊團綁走,最終被轉賣到附近的一處黑市。路途中受到諸多的粗暴對待,有些人並沒有撐過這段路途,這些人便被盜賊們拋棄在荒野上任由野獸啃食他們的殘骸。

然而...對於倖存的人們來說,死了或許還比較幸運。

女孩抵達了黑市後,親眼看到這些被盜賊捕獲的人被轉賣到不同的地方。苦力、競技場、酒吧、妓院、奴隸市場...甚至是肉舖。

在抵達黑市之前,一名與女孩年紀相仿的狼半妖的少年壓抑著自身內心的恐懼,在路途中不斷的安慰、照顧這名女孩,在寒冷的夜晚中與女孩依偎在一起,度過了不知多少個寒冷的夜晚,直到他們抵達黑市之前。

奴隸商人與盜賊們貪婪的交換了雙方的利益後,少年被商人身旁的壯漢給帶往競技場的方向。不論少女與少年如何的哭喊都得不到任何的憐憫,換來的只是一頓對不服從奴隸的毒打。即便如此少年依舊用那眼角泛著淚光、鼻青臉腫的臉對女孩露出逞強的笑容,要她不要擔心自己。

或許是在殘暴的奴隸生活中死亡、或許是死於競技場上,甚至是被其他人給買走。女孩再也沒見過這名少年...。即便如此,少女還是盼望著這名少年能夠活下去,希望能夠有再次見面的一天。

當天下午女孩被轉賣到黑市花柳巷中的一間簡陋妓院擔任童工,幫第一線工作的"姊姊"們換裝、化妝、打掃、善後。

即便是黑街內相對來說比較"和平"的,偷竊、殺人、陰謀、出賣什麼的事情卻從來沒有少過。與少女同時被賣入妓院的少女僅因為跟某位"姊姊"有些口角便被嫁禍偷竊客人的財物,少女親眼見到她被妓院的保鑣亂棍毆打,身負重傷的她沒有撐過去,當天晚上就死了。少女最後一次看到她的時候,保鑣把她扛往肉舖的方向,在那不久後便會進入某個人的肚子內,最後變成糞便落在這比糞便還不如的骯髒土地上吧。

十年後少女十三歲生日的那天在老闆娘的祝賀下脫離了童工的身分,"榮升"為妓院第一線的工作人員,成為"姊妹們"之中最年輕的妹妹,並在當天的夜晚失身於一名不知從哪來的肥胖商人,這或許是少女人生中最漫長的一夜。

接下來的幾天日復一日,少女對於周遭的一切逐漸感到麻痺,對於自身周遭的環境不再感到那麼的痛苦,這一切的骯髒事早已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因為她必須如此。少女親眼見證了許多嘗試逃跑的"姊妹"是如何被對待的。昨日還對自己擺弄虛偽笑容的姊妹隔天便被整的面目全非,或是在妓院內某個角落"自然死亡"...這些事情多到少女不願意再去記、再去想,她只要順從的面對周遭的一切她便可以免於這些事情降在自己的身上。然而...這些"安穩"的日子僅持續了六年。

黑市的警備隊員接獲報案,有人投訴少女所身處的妓院對以毒品對顧客下藥以使得顧客上癮而捨不得離開,最後敗光財產流落於黑市內無處可去,更有負債還不出錢的顧客為了抵債而做出違反當地法律的行為,這些事情引起了警備隊的注意。警備隊在老闆娘的房中密室搜出了大批具有高度成癮性的毒品,做為證物與人證老闆娘與廚房的一夥人都被警備隊員帶走了,從此之後再也沒有看過他們。或許早就不曉得被丟到什麼地方成為一具全身爬滿蛆蟲的腐臭屍體了吧。

這就是黑市的"正義",看似偽善對於當地的治安卻非常的有用。

本來妓院失去的經營者,最終只能面臨停業倒閉的下場。然而就像說好的一樣,在老闆娘被帶走的當天便有另外一名年約四十的男子將這間被黑市充公的妓院買了下來,然而這名男子並非打算繼續經營妓院,因此原本妓院內的"員工"就被充公並且被丟到黑市直營的奴隸拍賣市場裡。

生活在黑市中十數年,少女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人們被當商品喊價的畫面,只是原以為自己會就這樣以妓女的身分做到退休,最後死於黑市中的自己會有被當做商品丟上拍賣架上的一天。從世界各地來的不同人種面不改色的喊出讓人頭昏眼花的價格,對於加碼更是無動於衷,每喊價一次的金額都是少女"零用錢"的好幾倍。

眼看著自己認識的、不認識的人一個又一個的走上拍賣架上,完成交易後又被帶往他處。無人下標的人則被帶往存放商品的地方等待他們的買家出現。

最後少女以兩千枚銀幣的價格被賣給一名禿頭的人類中年男子,他似乎是某個貴族底下的採買人。或許這名貴族有獨特的品味跟嗜好,他所買下的奴隸全部都是女性的半妖種,一名是年僅九歲的鼠半妖種,另一名則是看起來年約三十較為年長的狐半妖種,能夠一次買下這麼多的奴隸顯然這名貴族相當的富有吧。

或許是因為自己是高價的商品,雖然那名男子身邊的護衛們經常會用帶有有色的眼光看著自己,可是依然沒有人對自己動手。少女心想這樣也不錯,雖然自己即將被賣往未知的地方,可是離開了那比糞坑還不如的黑市,這一路上又只要安靜的當個順從的商品就好。這十幾年來她還不曾有過如此清閒的時間過。

某一天血劍港約一百公里的郊外;少女一如往常的在護衛的跟隨下往道路旁的樹林走去,解決生理上的需求。然而這名護衛不知是突然腦袋發燙還是太久沒有解決自己的需求,竟對自己動了歪腦筋,將自己壓倒在泥巴地上,猴急的脫去自己身上的衣物,在自己的身上又蹭又磨的。少女雖然心生不滿,然而早已習慣這一切的她決定放棄抵抗,畢竟她已經見過太多面對暴行時不識時務嘗試抵抗的人都會有些什麼樣的下場,於是她決定像過去一樣放空腦袋、麻痺自己,讓一切順其自然。

她本來是這麼想的。

當少女意會到自己手上的重量增加時,她發現自己手上拿著一把短刀,而那名本來打算侵犯自己的護衛手臂上多了一條又紅又深的的口子,鮮血順著手臂滑了下來。原來就在剛才少女無意識的將那名護衛腰帶上的短刀抽了出來,並且在他的手臂上劃了一刀。少女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為什麼早已習慣這一切的自己竟然在好不容易離開了黑市那個鬼地方之後反而犯下這種錯誤,為什麼自己會有"反抗"這樣的想法。是因為這幾天過度的自由安逸造成的嗎?少女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犯下了無可挽回的錯誤...她惹火了一個全身上下都可以用暴力來形容的生物─"男性"

護衛的雙眼怒火中燒,原本就已經慾火焚身的男性遭到了原本可以任由自己魚肉的女性反擊,慾火轉變為怒火,他抽出了腰帶上的長劍惡狠狠的罵了幾句,內容大概就是「就當作是妳打算奪械逃跑,而我意外把你給宰了。」之類的蠢話,他完全沒想過自己打算殺的是價值兩千枚銀幣的商品,不過很顯然他已經失去理性了。

然而不知道為什麼,少女感覺此時此刻的自己意外的冷靜,甚至感到有些愉悅。愉悅?自己曾經有過這樣的感情嗎?這就是愉悅嗎?

少女雙眼凝視著那名暴跳如雷的男子,她開始觀察這名男子的動作,正如同在黑市時她所看到的鬥毆、殺戮。

少女曾經看過一名矮小的地精男性與另一名半獸人男性在黑市起衝突。這名地精男性一動也不動的觀察那名半獸人男性的動作,當半獸人揮舞大刀朝他衝過去的時候,地精壓低了本來就很矮小的身子並且朝著半獸人懷裡撲了過去,並且用全身的重量將剛使出奮力一擊而重心不穩的半獸人撲倒在地,並且用自己手上的刀子在半獸人身上戳了幾刀...半獸人掙扎了幾下就不動了。

少女回憶起這些畫面的時候自己也不自覺的開始模仿起這些動作,儘管沒有受過戰鬥訓練的少女手腳相當笨拙,動作也不俐落,可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打亂陣腳的護衛被少女以全身重量騎在身上導致失衡而被撲倒在地,少女沒有任何猶豫的雙手持握短刀朝著護衛的胸口插了下去─

然而很不幸的這一刀落在護衛左肩膀上方三吋的位置,刀身幾乎全部沒入泥土地中,對此這名護衛全身冒了一把冷汗。

意識到自己揮空的少女使盡力量想將刀子從泥土中拔出,可是卻拔不起來。見機不可失的護衛立刻一拳往少女的臉上打過去,少女立刻被打趴在一旁,可是這名男子完全沒有因此就打算停手,硬是用附有鐵片的硬革靴子朝著少女狂踢猛踹,少女吐出了不久之前剛吃過的午餐,上面還有幾粒消化到一半的蘿蔔碎塊。劇烈的疼痛讓少女幾乎要失去意識暈眩過去,她意識朦朧的看著這名對自己施暴的男子踩住的自己的胸口,雙手持握著長劍,準備對自己揮下致命的一擊。

「這樣也好。」這麼想著的少女閉上了眼睛,再過個幾秒鐘她就可以從這悲慘的人生中獲得解脫了吧。

金屬劃破皮膚與血肉的聲響,大量滾燙的液體潑在少女的臉部跟胸口上。

少女心想「這就是死啊...出乎意料的一點都不會痛...」

「咦?不會痛?」

少女緩緩睜開雙眼,映照在她眼前的是一名頸部開了口子的男性;這名男性渾身抖動,頸部持續噴湧出紅色滾燙的液體。在他身後的是一名全身上下穿著黑色衣裝,臉上戴著怪異面具的人。這個人從體態來看應該是一名男性。

他將這名方才還打算將自己殺害的的男性護衛輕鬆的往一旁一推,持續噴湧著鮮血的頸部劃出了一道美麗的弧線。

殺死男性護衛的黑衣人朝著少女走了過去,他在少女的面前蹲了下來整張臉朝著少女貼了上去。黑衣人盯著少女的瞳孔不曉得在打量什麼,而剛從死神的手裡逃脫的少女逐漸恢復了理智,恐懼也開始擴散到全身。少女全身上下開始冒出冷汗,渾身顫抖。血水、汗水、淚水、泥巴全部都混在一起,原先的美貌已蕩然無存。

「妳害怕嗎?」操著低沉嗓音的黑衣人對少女提問,少女止不住顫抖的微微點頭。

「嗯...」黑衣人打量了少女,雖然看不到表情,不過他似乎滿意的點了點頭。

「剛才的一切我都看在眼裡了。從妳剛才的身手與妳的眼神看的出來妳是有那麼一點資質...」黑衣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繼續說「如果嚴加鍛鍊,妳或許會是個可造之材...。」

男子雙手伸向少女的肩膀與大腿,輕而易舉的將少女像公主一般抱了起來。雖然腦袋裡面還有許多的疑惑與恐懼,也搞不懂這名黑衣人在說什麼,可是這名男子顯然對於自己沒有敵意,而且他的胸口意外的讓她感到溫暖,與過去那每天被人抱在懷裡卻如同置身於極地冰原上的感受截然不同。

黑衣人抱著少女走向道路,此時一陣令人作嘔的血腥味撲鼻而來。不久之前還與自己一同"旅行"的中年男子與他身旁的護衛全部倒在血泊之中,仔細看可以發現鮮血皆是從頸部湧出,而凶手很顯然的就是站在這些屍體旁邊的那幾名黑衣人。

黑衣人總共有四名,加上抱著少女的黑衣人就是五名。他們乾淨俐落的開始善後現場,一人在旁邊安撫那些受驚的半妖種女性,其餘三名則開始清理屍體、路面血跡,最後將現場還原成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

黑衣人將六輪鋼鐵駝獸重新整理過後血跡被處理的乾乾淨淨,看起來就像一般的旅行用或行商用的鋼鐵駝獸。抱著少女的那名黑衣人拿了一瓶水與一套看起來相當樸素的衣服給少女,要她把自己弄乾淨並且換上那套衣服,說完便與其於四名黑衣人搬著屍體往森林裡走去。

即便有所疑惑,可是黑衣人目前看起來沒有惡意,而且反抗他們也沒有任何好處,所以少女決定照著作,另外兩名半妖種的女性也跟著換上了另一套純樸卻乾淨的衣服。

數分鐘後四名男性與一名女性走了過來。這五名素未謀面的人都有著半妖種的特徵,其中一名臉上有疤痕的中年男子看著換好衣服的少女與另外兩人打量了一下,接著他點了點頭指揮另一人駕駛鋼鐵駝獸離開這個地方。疤面的男子對少女表明了自己的來意,少女終於得知原來這些人是收到命令前來奪回自己的同胞,並懲戒所有膽敢染指同胞的人。他表示接下來將會偽裝成一批前往血劍港進行貿易的行商人,抵達血劍港後便會將自己與另外兩人送去安全的地方安頓下來。疤面的男子表示較為年長的那名女性還算年輕,或許在那裡能夠有個好姻緣,製於另一名較為年幼的女孩則有專門收流孤兒的地方,那裡的負責人他也認識,想必能得到不錯的照顧。

「我說妳...」疤面男面色嚴肅的望著少女提出了他的想法「就如我早先說的...妳有資質,其實我有打算將妳訓練成一名忍者,就如同我們一樣。」

少女不自在的與面色嚴肅的疤面男子四目交對,她並不知道忍者是什麼,可是或多或少可以理解到與殺人是有關的。

「當然─」疤面男瞇眼露出和藹的笑容「這並不強迫。我們可以把妳帶去我們一族所居住的區域,在那邊妳不會受到任何人的異樣眼光看待,妳可以過著一般姑娘的生活,而且妳肯定能找到一個好人家,這一點我可以保證─」

這些話語彷彿刺激到了少女心裡深處的某個東西,她想起自己任人魚肉的過去、隨波逐流的過去,內心中突然有一種莫名強烈的情感湧出。

少女緊抓著自己的裙子,對著這名疤面男大喊「我拒絕!」

疤面男「喔─?」了一聲看著少女,似乎有些期待她想說些什麼。


「我受夠了隨波逐流的生活...我不想再為了區就現實而當個空洞的人偶!不要...我不要!我...我也要跟你們一樣!我也要擁有只屬於自己的力量,可以承受這殘酷世界挑戰的力量!如果要我回去當那個只能隨波逐流...只能任由殘酷現實的暴力擺佈...那我寧可死在這裡!」

疤面男笑了笑,似乎心情相當的不錯,可是他還是對少女說「妳有這樣的決心是很好...不過妳真的確定嗎?很辛苦的唷?如果當個平平凡凡的姑娘家,然後平平凡凡的嫁給跟你年紀相仿又不嫌棄妳的人,然後平平凡凡的生下白白胖胖的小孩...」疤面男望向車內最角落的小女孩,感受到疤面男視線的鼠半妖女孩抱住了另一名較年長的狐半妖女性,慌張的躲在她懷中。狐半妖女性彷彿慈祥的母親一般拍了拍她的背、摸一摸她的頭,好讓小女孩安心。

「瞧?妳不覺得這樣的人生比較幸福嗎?」疤面男的表情像個慈祥老爺爺似的看著少女。

「請別開玩笑了!」少女用高分貝的聲音回應這名疤面男的挑釁「如果你還打算戲耍我的話...」

少女站起了身,踩在鋼鐵駝獸車身的邊緣冷冷的對疤面男說「我就從這邊跳出去。」少女琥珀色的瞳孔閃爍著令人心裡發寒的光芒。

鋼鐵駝獸正以全速朝向血劍港奔馳,若是毫無防備的跳出去後果不堪設想。

疤面男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又重重的吐了一口氣。

「我想...我們還沒認識呢。我的名字叫做八島萬丈,這位姑娘如何稱呼?」自稱八島萬丈的疤面男以相當正式的口氣自我介紹並向少女提問。

少女對這理所當然的問題感到困惑...因為她沒有名字,有的也只是自己過去那不堪的娼妓生活所被被賦予的花名。這是她不想再碰及的羞恥回憶。

「妳的眼睛...」萬丈摸了摸下巴,這似乎是他的習慣。

「在我們遙遠故鄉的夜晚,沒有月亮的多雲夜晚就會有滿天的螢火蟲出沒。這些螢火蟲有綠色的、紫色的、紅色的,而最少見卻最耀眼的就是金色的螢火蟲。」

萬丈閉上眼睛想像著那個畫面,用很享受的笑容對著少女說「只有下過雨的夜晚,在那寧靜的深夜之中才看的到的金色螢火蟲,妳的瞳孔就宛如那行走於陰影之中卻散發出璀璨光輝的金色螢火蟲...」萬丈睜開了眼睛對少女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就自做主張的替妳取名吧。從今天起妳就叫做螢,久乃寺螢。くのいち(Kunoichi)是古語中對於女性忍者的稱呼,既然妳無名無姓,那麼從今天起妳就叫久乃寺螢了。」

「久乃寺...螢?」少女深思了一會兒,似乎在想些什麼事嘴角微微上揚。

少女忽然向萬丈伸出了右手。少女指著萬丈腰間的短刀,示意想要借用他的短刀。萬丈雖然有些疑惑,不過他也不擔心一個少女能做些什麼,隨性的將腰間短刀解下交給了這名少女。

少女接過短刀後打量了一下,緩緩的將刀身拔出。銳利的刀鋒散發出讓人心裡發寒的光芒,然而少女卻毫不在意的將整把刀子拔出來。

唰的一聲─少女以銳利的短刀削下了自己的一頭美麗長髮。一旁的狐半妖女性見狀驚叫了一聲。然而少女欣喜的露出淡淡的微笑,兩眼彷彿散發著妖異的金光。

「螢啊...這個名字我喜歡。那麼...從今天起我就叫做久乃寺螢了,往後還請八島大人多多指教。」

名為久乃寺螢的少女鬆開了握在左手的頭髮,被利刃削落的髮絲順著風往駝獸的後方飄去;飄往北方、飄往她失去父母的地方、飄往她不堪回首的地方,彷彿告別了這一切。

此刻的少女化身為一名叫做久乃寺螢的女忍者,為了埋葬過去的自己、為了再次挑戰這個世界的殘酷...

少女獲得了重生。

八島萬丈嘴上掛著笑容,但是眼神卻非常的嚴肅、銳利。他只淡淡的說了一句話─

「我會好好訓練妳的。」


廢鐵 在 周日 10月 12, 2014 2:48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廢鐵
正規部隊
正規部隊
avatar

文章數 : 733
注冊日期 : 2010-06-10

發表主題: 回復: 【週五團】人物背景-忍者久乃寺螢(歿)   周日 8月 03, 2014 11:08 pm

結果沒想到還沒把背景補完就便當掉了... Crying or Very sad 
莫可奈何,只好幫人物做個END順便想個新人物來延續故事了─
───────────────────────────────────────────────────────────────────────────────────────────────────────
深夜的原野上...

一輛滿載貨物的單人運輸用鋼鐵駝獸奔馳於巨鈴國廣闊的草原上,老舊的引擎傳出了陣陣的噪音,這在無人的草原上顯得格外響亮。

女忍者久乃寺螢為了履行傭兵契約上的職務以及拯救被俘虜的戰友,她決意孤身涉險,單獨往返於充斥著兇猛野獸、敵方巡邏隊與盜賊的大草原上...即便平時這裡看起來是何等的寧靜,危險卻充斥於這片看似寧靜祥和的土地之上。

畢竟這片土地已經流淌了無數倒楣鬼與愚者的鮮血,無數的枯骨埋藏於草叢與土壤之中。

螢在第一次的徒步趕路中成功的躲過了敵方斥侯與當地野獸的威脅,在一天後與友方的斥侯部隊接頭。

螢成功的將貴重的情報交付於友方的斥侯頭子,而這也為她與她的夥伴爭取到更多的補給資源與裝備,同時也讓"將夥伴從敵方據點中救出"這看似不可能的任務帶來了一線希望,一切是如此的完美─

然而不幸卻在這時降臨於螢的身上...

老舊的鋼鐵駝獸雖然依舊保持著應有的性能,可是它的引擎所製造的噪音卻引起了當地"住民"的注意。螢對於這些住民並不陌生,事實上她幾天前才跟牠們打過照面,並且在牠們最擅長的"奔跑"這件事上另牠們蒙羞。一個矮小的人在奔跑上狠狠的將當地最惡名昭彰的高地迅猛龍甩在身後,這是多麼地讓牠們臉上無光。

高地迅猛龍是否有尊嚴、是否會記恨這件事情無人可知,可是螢很不巧的撞上了同一批高第迅猛龍。

不幸的是...這次螢並未發現牠們的存在。

全速奔馳的鋼鐵駝獸忽然遭受到來自後方埋伏已久的高地迅猛龍撞擊,鋼鐵駝獸在強烈的衝擊下失去平衡朝向側邊傾倒,將土壤上的草皮剷平留下了一道頗深的車痕。

騎乘於鋼鐵駝獸上的螢被鋼鐵駝獸壓倒在地,當她反射性想要將鋼鐵駝獸推開時三頭高地迅猛龍毫不留情的撲了上來。皮膚、血肉、骨頭在高地迅猛龍強而有力的下顎前毫無半點保護作用,螢的血肉被三頭高地迅猛龍無情的撕裂、血肉模糊,劇烈的疼痛令螢幾乎要失去意識。

這時女忍者久乃寺螢作了一生一次,同時也是最後一次的決定。

螢用僅存的意識與力氣拉開了手榴彈的插栓。她將手榴彈拋向一旁本來要運往夥伴身邊,內部裝滿炸裂物的物資袋旁。

手榴彈翻滾了幾圈後先是閃光、後是巨響,螢用最後一絲力氣丟出的手榴彈製造出了連鎖爆炸。

爆炸的地點冒出了陣陣濃厚的黑煙與刺眼的火光,劇烈的高溫卻令一旁的空氣顫抖不止。

在爆炸的強光與巨響中螢消失了。

女忍者久乃寺螢則在這火光之中如同金色的螢火蟲般照亮了這片夜空,而後消逝於夜空之中。

在這無人知曉的平原上,孤身一人死去,成為了這片平原上無數具無名枯骨中的其中一具。

●●● ●●● ●●● 

兩天後─

一名頂著像是倉鼠耳朵的少女來到了這片相同的平原上。

少女的名字叫"胡桃",為了偽裝身分而用"青井"做為假姓化身為一名叫做青井胡桃的女性冒險者。

胡桃是一名年輕的女忍者,同時也是與久乃寺螢相敬相愛的後輩。為了尋找斷訊數日的久乃寺螢,也為了完成組織交派的任務而來到了這個充斥戰亂的土地上。

然而在這片廣大的草原上要找到一個人猶如大海撈針;就在胡桃為此傷透腦筋時她看到了一群值得留意的冒險者,因為久乃寺螢曾在最後一次的報告中提到她與"大法師布萊恩"一同旅行。

為了得知更進一步的情報,女忍者胡桃決定上前搭話...
───────────────────────────────────────────────────────────────────────────────────────────────────────
大致上就是這麼一回事了...至於人物背景等我日後再行補完吧。(人物背景如同人物的靈魂,想背景是很費心思的一件事)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ice
菁英部隊
菁英部隊
avatar

文章數 : 1364
注冊日期 : 2010-06-04
年齡 : 38
來自 : 加爾閃金宵小公會

發表主題: 回復: 【週五團】人物背景-忍者久乃寺螢(歿)   周一 8月 04, 2014 12:08 am

你製造了另一個悲劇英雄.可惜.但卻是很漂亮的落櫻......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wretch.cc/blog/icedie
廢鐵
正規部隊
正規部隊
avatar

文章數 : 733
注冊日期 : 2010-06-10

發表主題: 回復: 【週五團】人物背景-忍者久乃寺螢(歿)   周一 8月 04, 2014 2:30 am

人死不能復生;也算是死得其所,雖然有些遺憾不過也莫可奈何─

新人物的背景有譜了,不過一想到要實際打出來就覺得累 XD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ice
菁英部隊
菁英部隊
avatar

文章數 : 1364
注冊日期 : 2010-06-04
年齡 : 38
來自 : 加爾閃金宵小公會

發表主題: 回復: 【週五團】人物背景-忍者久乃寺螢(歿)   周三 8月 06, 2014 1:29 am

有機會再討論一下獸耳系列要不要整合一下成為單一種族.這樣某些背景會好寫些.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wretch.cc/blog/icedie
廢鐵
正規部隊
正規部隊
avatar

文章數 : 733
注冊日期 : 2010-06-10

發表主題: 回復: 【週五團】人物背景-忍者久乃寺螢(歿)   周三 8月 06, 2014 4:41 pm

設定上這些種族的本質是人類(該國仍有許多的正常人類),可是先天具有某些動物的特質與天份,也因為這些天份而被視為是一種來自神明的祝福。
不過"特質與天份"的部分涉及規則,所以有時候就不便使用,目前只能當作是一種背景設定而已  Very Happy 

至於統合成一個種族倒不是什麼大問題,因為都是歸類為"類人"種族,只是特徵的不同而有稱呼上的區分而已─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週五團】人物背景-忍者久乃寺螢(歿)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析巴豆討論區 :: 遊戲討論區 :: 魔鑄世界~TRPG-
前往: